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般乐怠敖 > 正文

“黄段子”批判/“黄段子”为何流行_网络流行黄段子歌曲

时间:2019-06-10来源:梦幻列车网

时间:2019-04-23 02:32:11 来源: 本文已影响

  “黄段子”批判   林德清      手机的短信功能本来是省事省钱的好功能,令人们大为方便:本来要在电话中罗嗦的,只需惜字如金“发个电报”就行;本来声息沟通有所不便的,一条短信省却了几多尴尬……方便是方便,可也给垃圾信息提供了方便――无论情不情愿,你必须低头察看,细分真伪,去芜存精。其中尤其令人烦恼的,便是“黄段子”。
  这“黄段子”让人烦恼在何处呢?
  首先,容易引起“亲密者”的误解。很多段子肉麻无聊,装出一副熟人的腔调,思你念你缠绵你,仿佛情史悠悠绵延不绝。倘若你的另一半刚巧在你身旁,倘若你们的信任度本来就偏低,倘若你的解释水平一塌糊涂,莫名其妙就会造成裂隙。退一步,虽然查无实据,但是疑窦已生,总是为未来的亲密关系布下阴影。
  其次,对女性而言,有伤其人格尊严。大部分黄段子以性为主要内容,直癫痫病吃什么药接或者间接地涉及女性的身体,有的粗鄙不堪,对女性是一种人格侮辱和性骚扰。除了用手机短信的方式,更多的时候,黄段子是在大庭广众下“共享”,以“笑话”的面目出现,这就让良家妇女乐也不是逃也不是,陷入尴尬境地。显然,这对女性而言,是极不尊重的。
  但可悲的是,黄段子文化之流行,几近泛滥成灾。许多旅行社的导游,成为黄段子的“专业”传播者,与对旅游景点历史文化的介绍相比,他们宣讲起黄段子来更加绘声绘色,妙语连珠。据报道,一位女导游曾经对黄段子十分反感,而且以“公司规定不许讲黄段子”为由劝阻过游客,却招致游客不满,随后公司做出了相反的规定。如今众多导游深谙“黄”道,身怀绝技,不仅宣讲时面不改色心不跳,从容大度,谈吐非凡,而且善于启发动员,高水平掌握了招徕游客、取悦于游客及赢得竞争的手段。
  黄段子的传播以男性为主力,但女性在被动或主动的开化中也有不俗表现,不乏妙龄美女技高一筹,胆大三分而震慑众男,令人叹为听止。黄段子创造与传播阵容的扩大化、低龄化、女性化趋势已成为涌动之潮,蔚为壮观。它的传播不受条件制约,在场合、手段、方式等方面不断发展变化:各种聚餐癫痫病的预防护理怎么做,旅游沿途,交通工具,时时开侃,处处设坛。有荤话连篇喋喋不休,更有婚礼主持辅之以荤游戏荤动作,在婚礼上提前闹洞房……令人目不暇接。而且,“经典段子”被反复传诵,那些不够经典的段子一旦创出,传播中会屡经高手润色拔高,有点像头脑风暴,更像创作接力,渐渐出彩。真是忽忽然如风掠,漫漫然如水淹。
  黄段子,从制造到传播,将中国人的智慧在意淫的“艺术”领域进行戏谑,在自我人格和异性人格的双向亵渎中,将性解放进行曲歪曲成折磨尊严和矬化人格的变奏。它貌似幽默,实际上很具有腐蚀性,将中国的俗文化拉到格调低下的境界,毒化了社会风气,实在应该批判。
  
  “黄段子”为何流行
  陶江虎
  
  林德清同志对黄段子的批判义正词严,不知其性别如何,估计多半是女性使然。在对黄段子的问题上,男性似乎更为“宽宏大量”一些。而且,就本人接触到的女性而言,她们好像对此也并不十分反感,有时也会饶有兴趣地参与,虽然方式比较暧昧。
  这或许要说到“民俗”的专业问题。
  从民俗学的角度而言,性文化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性滨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有关的文字或者文学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所谓的黄段子其实古已有之,不但中国有,外国也很发达。为何如此发达?有其心理学意义。因为黄段子之类的性文化归根结底是被压抑的性欲望的语言宣泄――现代生理学和心理学普遍承认性欲望是人最本能的欲望,性欲望的满足与否直接影响和操纵着人的思维举止。男人面对的现实是,性欲望随时随地地产生却不能随时随地地得到满足,而性欲望又不像气球,搁置久了会自然的萎缩,它迟早要以这样或那样的途径予以释放。已知的性欲望的释放途径除了性交外,还有做梦、超负荷运动、语言宣泄、变态(如同性恋、恋物癖、窥阴癖等)和阉割。其中能为个人自我控制又不必伤及肢体的只有语言宣泄一种。所以大多数男人选择讲黄段子(或曰荤笑话)其实是为自己被压抑的性欲望找了个最佳的释放方式,这与人们愤怒时大吼大叫,悲伤时大哭大喊是同样的道理。斯宾塞、弗洛伊德以及柏格森、拉康一系的心理学家都相信笑话是一种释负现象,有助于释放性压抑,它的代偿功能使得那些看似“黄”的玩笑,却将性和色情本身消解于无形。弗洛伊德说:“自嘲是幽默,嘲弄别人则是‘玩笑’。”因此,作为“无意识对于滑稽的贡献”,一个黄段子北京治羊癫疯到哪个医院一旦被叙述,被,就和它的读者一道逃脱或超越了道德伦理的检查,一笑而泯色情。
  有“中国的金赛博士”之称的刘达临教授认为“黄段子”就是一种性文化,一种私人行为,没有什么危害,没有高雅低俗之别。不要回避,像谈吃饭一样谈论性,把它当成自然的事就可以了。吃饭与性,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似乎雅俗分明。可是老夫子“食色性也”的名言至少让我们懂得一个常识:无论上下,都是人的最基本需求。假如人类有本事把“形而下”的“性”通过文化包装变成“形而上”的“性文化”,其实它与纯粹的低级趣味已经泾渭分明。
  不必一棍子打死黄段子,人类对于性文化的需要注定它不会轻易消亡。比较可行的方法是:对黄段子也要进行梳理,把具有一定文学价值和学术价值的段子化为财产,把无益无害的段子化为纯粹的消遣,而在消遣的时候,需要分清场合,一旦妇孺不宜,不能随意消费,如同电影的分级制。如此,谈笑间,黄段子便无伤大雅。不知看官以为然否?

------分隔线----------------------------